盤點 : 東南亞新藝術
03.03.2010 – 25.04.2010
開幕酒會:02.03.2010,下午6時30分至8時30分

《盤點 : 東南亞新藝術》將展出東南亞八位舉足輕重的當代藝術家之近作,為該區域的藝術創作現狀提出審查。展覽除展出新加坡資深的藝術家蔣才雄之新作外,更包括新進藝術家Poklong Anading (菲律賓)、何子彥(新加坡)、李傑(香港)、Vincent Leong(馬來西亞)、Pratchaya Phinthong(泰國)、及Tintin Wulia(印度尼西亞)的作品。

繼去年於香港奧沙觀塘展出後,蔣才雄的《金錢的故事》將首次於新加坡亮相。此裝置由三個作品組成,包括《當當》、《三十五個白色海貝》及《三十五個黑色海貝》,探索漢語與當代資本主義社會之間的複雜關係。《三十五個白色海貝》及《三十五個黑色海貝》展出70件由不袗製成、以「貝」字為部首方塊漢字,但每個字的「貝」部都被一個海貝取代,把字形還原成物象,從而突顯了漢字的奧妙,亦同時顯示在後資本社會背景下用語裡暗藏的多層意義。《金錢的故事》揭露了漢語如何利用文字配搭巧妙的轉化其本義,尤其是當文字加上了象徵著金錢的「貝」字時如何被賦予了皆然不同的涵義,暗指金錢與財富對我們的支配。

繼去年於香港奧沙觀塘展出後,蔣才雄的《金錢的故事》將首次於新加坡亮相。此裝置由三個作品組成,包括《當當》、《三十五個白色海貝》及《三十五個黑色海貝》,探索漢語與當代資本主義社會之間的複雜關係。《三十五個白色海貝》及《三十五個黑色海貝》展出70件由不袗製成、以「貝」字為部首方塊漢字,但每個字的「貝」部都被一個海貝取代,把字形還原成物象,從而突顯了漢字的奧妙,亦同時顯示在後資本社會背景下用語裡暗藏的多層意義。《金錢的故事》揭露了漢語如何利用文字配搭巧妙的轉化其本義,尤其是當文字加上了象徵著金錢的「貝」字時如何被賦予了皆然不同的涵義,暗指金錢與財富對我們的支配。

「模仿」及「現實」的探討同時也出現在Vincent Leong 及Wit Pimkanchanpong的作品中。Leong 的作品《Doolby Surround Sound》通過低端的生產方式重新創造了複雜的技術。這翻版杜比音響設備為實驗性的模仿,從中可見藝術家於對新媒體及個人經驗的真實性,尤其當我們正身處現今日漸著重推廣及包裝的社會。 Wit的作品《蘋果蘋果》展示了兩個同樣大小的蘋果: 一個是在一塊平板屏幕上的屏幕保護程序,另一個是連著伺服電機的三維紙模型。兩個都被專門設計的軟件控制,讓其向同一方向完全同步轉動。問題則是,這個作品到底是對表徵幻想的堅持,還是對現今世界已經不再需要真實存在物體的反映? 在另一作品《梨子、蘋果、香蕉、山竹、橙子、楊桃》中, Wit堅持探索他感到強烈興趣的替身的概念,將這些水果的形狀用另一種水果的果皮覆蓋。比如,橙子的形狀被楊桃的果皮覆蓋,香蕉皮下面是蘋果的形狀。這個作品在詮釋人於虛擬世界可變換身份,質疑我們對單一身份及形式的概念。

展廳入口處的地板上擺放著一系列微型護照,它們漸變的顏色在牆壁上下蔓延,把參觀者引入Tintin Wulia的空間,帶入一個政治遊戲。這些微型護照排列成精緻而又有目標的路徑,像遊樂場般圍繞著一個常見的爪型販賣機繞進繞出。機器裡面放了許多標準大小的護照複製品,有130種之多。參觀者們只要投入一個代幣,就可以一試運氣,看看能不能贏得一本新護照。在《誘引》中,觀眾只需付出些少金錢便可得到一本護照,就像糖果一樣垂手可得。《誘引》是從Wulia正在進行的項目《(再)收集和睦》((Re)Collection of Togetherness)演變而來。她收集及重新製造不同國家的護照,在《誘引》中加以繼續探究偶然性及國籍之間的關係。

何子彥 的錄像作品《牛頓》有別於他一向敘述式的作品。影片闡述靈感被啟發的一刻,片中人物經歷牛頓發現地心吸力的經過,探討決定論及自由意志論等概念。

香港藝術家李傑的手繪布系列探索藝術在日常生活中扮演的角色。這系列的作品創作方式大同小異: 藝術家徒手繪畫單色格子布,並創作出多款圖案。這些手繪布分別用作床單、清潔布、餐桌布、窗簾布及野餐布。雖然每件手繪布的本質相同,但它們不同的用途令其本身於顏色、質感上有著細微的差異,成就了一種第二階段創作,使每塊布都能參與自己的生成。顯然,這些布塊是並不能完全只卷標為家用工具或裝飾物;相反,多重再生令對象的超越自己的生命,從而帶出藝術對像消失及重現的概念。

開幕酒會將於3月2日星期二舉行,時間為下午6時30分。